Top

来自另一个时代的珍宝

勒内·贝耶(René Beyer)拜访爱罗公司所有者波尔兹立(Bolzli)家族,第一次将全新的“海多马士(Hebdomas)”表拿在手中——而思绪则沉浸于百万年的漫长历史。

作者:马蒂亚斯·麦席(Matthias Mächler)
照片提供:吉安·马可·卡斯特贝格(Gian Marco Castelberg)

 

这样的故事只会发生在汝拉(Jura)。也只会发生在汝拉的丹尼斯·波尔兹立(Denis Bolzli)这样一个人身上。一年前,爱罗公司创始人与他的一个朋友通了一次电话,这位朋友与爱罗公司创始人一样,也是一个钟表迷和侏罗纪时代的追崇者。在交谈期间,他们不经意谈起了一款传奇性的怀表——“海多马士”。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和1906年米兰世界博览会上,“海多马士”表都荣获金奖:它是第一款具有8天动力储备的钟表。波尔兹立的朋友问他是否知道这款怀表是1888年在塞耶雷日尔(Saignelégier)发明并获得专利的?  

有一些事情可以让丹尼斯•波尔兹立忘掉他本来想装填自己的烟斗。而当时就是这样一个时刻。波尔兹立当然知道“海多马士”表,但在此之前,他并不知道此表的制造地点。更精彩的还在后面:他的朋友想要出手保存完好的原创作品系列,大约有50多个。“我觉得自己就像印第安纳•琼斯一样,”波尔兹立说,脸上的笑纹愉快地舒展开来。如果当时的塞耶雷日尔怀表厂,能让具有历史意义的“海多马士”以现代化的面貌重新面世,该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达到目的

一如既往,除了商业意识还有激情爱好,除了未来愿景还有怀旧意识,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的朋友兼盟友勒内·贝耶。勒内·贝耶也惊呆了:“我早就想在‘海多马士’表的基础上做点什么。但只有达到一定数量才值得启动生产,而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还有这么多产品存世。”
现在,在位于塞耶雷日尔的爱罗公司会议室里,贝耶第一次将样品拿在手中——这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时刻:这是长期寻求完美、寻找合适的表盘背景和正确的桥板的结果,旧机芯终于被装到一个适宜的机壳中。在此过程中还进行了必要的改进,以使旧机芯部件的准确度达到每天一到两分钟,另外还要寻找一个特别高雅的月象显示器。“一个能反映月亮的神奇色彩,而不仅仅是为了好看的月象显示器,”勒内·贝耶说。不仅是波尔兹立本人,他的儿子们——在爱罗公司负责市场营销的让-塞巴斯蒂安(Jean-Sébastien)和首席设计师弗雷德-埃里克(Fred-Eric)——也迫不及待地期待这款腕表在2019年巴塞尔国际钟表珠宝展(Baselworld 2019)上亮相。

一段永恒

如果没有对于未来的各种奇思妙想的话,波尔兹立和贝耶就不是波尔兹立和贝耶了。“我们在这里,在汝拉,”贝耶说,并意味深长地扬起眉毛,“一整个地质年代的名称都是由这片土地而来,它已有超过1.5亿年的历史。”他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下:“凭借如今的技术,人们可以超精细切割石材。”停顿。“人们甚至可以将石材切割得像表盘一样精细……”那就是说,用永恒的岩石制成腕表?贝耶笑了,波尔兹立笑了,波尔兹立的儿子们也笑了。“我们可以思考一下,土地奉献出了什么,”丹尼斯•波尔兹立狡黠地说,并开始讲述干燥的丘陵地带和牧马场,传统的牧马场并没有围栏,还有一望无际的广袤天空,人们在这片天空下能淋漓尽致地感受自由,这是瑞士的其他地方无法比拟的。

在波朗特伊(Porrentruy),侏罗纪博物馆馆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并带领他们参观了名为《侏罗纪海洋深处》的展览。在建设汝拉高速公路期间,当地挖掘出了许多来自另一个时代的化石佐证,从而使汝拉联邦州成为了渴望探索历史奥秘者以及梦想家温故知新的朝圣地。

真正的亮点在巴内(Banné)的博物馆飞地,这是位于小城之外的一片丘陵地带。这里的沉积层是整个汝拉山区化石最为丰富的地方。海胆、蜗牛、贝壳、腕足动物、腹足动物:实际上,几乎每个带着小桶和小镐来寻宝的人都会找到它们。充满激情的收藏家勒内·贝耶也喜欢勘探黄金,有寻找矿石的癖好。在寻找时,他会立即全身心投入并不断敲打石头,完全不顾所穿的鞋子是否合适或者双手是否会弄脏。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约四厘米大,来自1亿多年前的贝壳。他把找到的贝壳与博物馆手册中的样本进行了比较:“这一定是一个腕足动物的化石。”

博物馆导游盖尔(Gaël)一边点头一边解释说:“很久以前这里曾是大海,幸运的话,甚至可以找到海龟和鳄鱼的部分化石——但不是恐龙。它们在那边很远的地方,在海滩上。”勒内·贝耶开玩笑地说:“那我现在去寻找鳄鱼眼泪化石。”丹尼斯•波尔兹回答说:“如果你继续这样挖下去,肯定会为你的博物馆找到一条鳄鱼皮表带化石。”

库尔热奈的吉尔伯特

在归途中,所有人都感觉意犹未尽。库尔热奈(Courgenay)火车站的栏杆刚刚放下,丹尼斯·波尔兹立突发奇想,决定进行另一次时间旅行,最后他将车停在了传奇性的德拉加尔酒店(Hôtel dela Gare)门前。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旅馆老板的女儿吉尔伯特(Gilberte)热情、精心地照料了德语区的瑞士士兵。士兵们便以歌曲《La petite Gilberte de Courgenay》(库尔热奈的小吉尔伯特)来歌颂她无私的品格。她成了“精神卫国”的典范。

丹尼斯•波尔兹立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哼唱这首歌曲,他以前曾是一名抵抗运动战士,对他而言,自由和独立高于一切。勒内·贝耶也跟着一起哼唱起来,这首歌激起了他热爱家乡的共鸣:在制表学徒培训期间,他在汝拉度过了唯一真正自由自在的一年。之后,由于他的父亲罹患心脏病,他不得不过早地接手了父母的生意。这也激发了他与波尔兹立在合作方面的共鸣,他说,汝拉人是他见过的最诚实、最可爱的人。歌声中还回荡着一缕寻宝的浪漫,在如今几乎已无处可寻。或许除了在汝拉。但也只有在波尔兹立这样的人物领引下才可以做到。

贝耶和波尔兹立

爱罗公司1910年成立于拉绍德封(La Chaux-de-Fonds),专业制造飞行员腕表,并于1942年成为世界领先的怀表制造商之一。2001年,丹尼斯•波尔兹立收购了爱罗公司,并重新开始业务——他获得了来自苏黎世的支持:2003年,爱罗公司与贝耶系列品牌生产出首批腕表。2004年起也生产自有品牌,以机械机芯和合理价格而著名。2008年,爱罗公司搬迁到塞耶雷日尔。这家拥有20名员工的家族企业每天生产约100只钟表